当前位置: 永利402com官网 > 文化 > 正文

G20取代G7(或G8)来协调世界经济,传统语言学专家难道真的要把网络语言当作一个学科方向来研究吗

时间:2020-05-15 09:22来源:文化
里约奥运会上,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一句“我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无疑已成为今年最风靡的网络流行语之一,在广泛的社会讨论中,语言学专家对此有独到的理解:人们对于“泳坛泥

  里约奥运会上,游泳运动员傅园慧的一句“我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无疑已成为今年最风靡的网络流行语之一,在广泛的社会讨论中,语言学专家对此有独到的理解:人们对于“泳坛泥石流”表情包和语言风格的追捧,昭示着社会心理变迁。对此,有人也提出:说得这么严肃,传统语言学专家难道真的要把网络语言当作一个学科方向来研究吗? 记者了解到,在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沪上高校的中文系语言学专业,传统的语言学研究早就已经拓展到对网络语言的关注了。一些语言学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网络语言研究在我国大部分高校还未成为一门系统学科,但这个由互联网催生的研究新方向,已经引起了很多语言学家的关注,需要在一个广阔的学术空间内进行讨论。

  全球治理体系无论是创立、执行、调整、提升,都还离不开‘三位一体’的状态。

  举世瞩目的G20峰会在杭州召开之际,全球经济治理再次跃入学者们的视线,成为探讨的重点话题。近日,上海市经济学会与上海市世界经济学会共同举办了第二届“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对话”高层论坛。来自上海市的著名经济学者与两个学会百余位会员,共同就全球经济治理、中国经济现状、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世界金融市场风云变幻等话题展开热烈讨论。现撷取与会专家精彩观点与读者共同分享。

图片 1

G20峰会已经召开。艰难时世之下,大国合作凸显其重大意义。

除了增长,中国还要提供治理机制的智慧

华东师大中文系一名硕士生的学位论文《网络会话中“呵呵”的功能研究》,曾经在网上引发热议。图/视觉中国

自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冷战后的国际关系已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一方面,尽管美国依然是拥有远远超越别国之上的综合国力,但其霸权地位已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另一方面,在霸权式微的背景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各大地区形势动荡,权力扩散现象越益严重。从治理结构角度来看,G20取代G7(或G8)来协调世界经济,乃是这一变化的关键性标志。

图片 2

网络语言以“黑马”姿态进入研究视野

从L20到G20:一个凝聚共识的历程

张幼文上海市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

  自1987年首次实现互联网连接,在网络中成长起来的几代人,“发明”了一种独特的语言模式和风格,到2005年我国网民数量突破1亿的时候,网络语言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现象级”新语言。对于传统语言学界来说,这个以“黑马”姿态“杀入”大众视野的新语言,到底还是引起了一些语言学家的关注。

作为新体制的G20,是否真正经得起历史考验,还得看其能否解决当今国际发展进程中的实际问题。

  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不只是在于经济增长占多少比重,而在于我们对全球经济机制的形成、政策的协调能够起多大的作用,不能只看增长率是不是拉动世界经济,更多还要看机制体制上的贡献。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申小龙就是传统语言学界中最早研究网络语言的学者之一,早在1997年,他就把网络语言放到课堂上来讲了。在他看来,网络语言是青年人通过互联网表达思维方式和态度的产物,“尽管有些研究语音、语法、文字训诂的‘老专家’可能看不上,但不能不承认的是,网络语言是当代汉语的一个重要源头”。

从今年杭州G20峰会的进展,特别是从G20的央行行长会议、财长会议所达成的一系列共同文件来看,各国都确认要采取切实措施提振经济、推动结构改革、限制贸易保护主义、避免互相贬值的货币战、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绿色发展理念、缩小贫富差距等诸多方面的原则,以待各国首脑的正式批准。这一系列最新推进充分体现出,在各大国利益多样、立场不一的背景下,大家的共同愿望和诉求还是占了上风,还是在对世界事务的共同责任的驱使下达成了共识。

  从中长期来看,世界经济要回答的问题,跟中国今天要解决的问题存在显著的一致性。比如,产能过剩是一个世界性问题,特别是钢铁产能过剩,这个问题也是中国的突出问题。同时大家也都认为,当前许多经济问题,供给侧的改革,是主要的应对之道。也就是说中国主张从供给侧进行改革,来解决和应对危机,这一点也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并广为支持。

  无独有偶,华东师范大学社会语言学教授李明洁对“流行语”向来有所关注,在2005年,她敏锐地发现了网络语言背后存在着深层次的社会动因和影响。2006年11月,她指导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在职研究生王春完成毕业论文 《技术条件下的网络会话结构研究———以网络聊天室为例》,这是我国正规硕士教育中最早出现的关于网络语言研究的学位论文。

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首先,这和G20这项国际体制较为成熟完备有关。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基础设施建设、普惠金融、跨境税收竞争、SDR等等,这些都是中国与世界经济治理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中国需要借助G20这个平台,在世界经济治理中提供中国思路、中国机制和中国方法。总之,中国需要,也应该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体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正面形象。

  除了语言学家关注这个由互联网催生的研究新方向,不少本科生和硕士生也开始“摩拳擦掌”,李明洁告诉记者:“从2006年开始,在我所带的硕士研究生中,有8人的论文以网络语言研究为题,最终凭借这样的研究论文从‘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硕士点毕业”。李明洁有一位硕士生撰写了3.8万字的学位论文《网络会话中“呵呵”的功能研究》,成为网络热门新闻,李明洁认为,该篇论文反映了网络语言的发展轨迹,论实了‘呵呵’用语在网络上表达的不同含义,做了一个罗列性全方位的扫描和总结归纳。

由G7折向G20的这一重大转变,并非只在金融危机之下才突发而成,而是经过了比较长期的铺垫准备、比较深入的思考和比较全面多样的沟通,才做到水到渠成。

逆全球化恰恰是全球治理不彻底的体现

研究网络语言就是研究这代人是怎么想的

最初,是本世纪初有关G8如何进行改革的讨论中,加拿大总理保罗·马丁在2004年就提出:要创立一个新的二十国集团,即L20(“二十国领袖峰会”),来取代原来的G8。之后,是英国首相布莱尔及其继任布朗首相、法国总统萨科齐等人相继提出,要让G8与新兴国家代表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墨西哥等O5国家(也即Outreach,拓展)一起合作,定期举行会议。

图片 3

  “在研究网络语言的过程中,有一个核心思想贯穿始终:每一种方言都是平等的,它们的背后都是人,而网络语言也是一种‘社会方言’,代表了一个群体的文化认同。”申小龙说。

而更为实质性的乃是2007年德国担任G8轮值主席国期间,在德国总理默克尔推动下的海利根达姆进程,与前几位西方领导人相比,德国所推动的8+5进程不光是构想和建议,而是有了实实在在的峰会机制,并且委托合作与开发组织(OECD)担任秘书处的工作。而在此前,1998年的东亚金融危机,已催生了每年定期、轮流举行的20国央行行长和财长会议的机制。

肖林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组书记

  申小龙提出,“真”、“不虚伪”是网络语言的重要特点,就像傅园慧用“使出了洪荒之力”来表明“已经尽力了”的意思,这种真实而不做作,又带有新意和趣味的表达方式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在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是在网络中长大的,他们会觉得传统语言太僵化,无法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情感,这个时候他们就创造了一些新的词语或句子。”

“三位一体”:中国的全球治理之基

  全球治理改革是当前经济走出困境的必然选择,开放融合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可逆转的趋势。在科技革命催化下,世界经济进入深度开放融合的新时期,全球化和科技革命造就了一个相互依存的地球村。

  申小龙将网络语言视为一门“社会方言”,说这种“方言”的人大多是青年人,他们富有创造性,对世界有新的看法和态度,研究网络语言就是要研究这几代人是怎么想的,他们认同的又是什么。其实,申小龙是研究语法的“正统”文化语言学家,但他从没有“门户之见”,反而认为一种语言不会无缘无故地流行,其背后肯定有文化和社会的原因,“作为语言学家,对网络语言首先要抱有宽容、理解的态度,其次我们要学习和研究它的表达方式,因为如果你不学习,就会落后于现在的时代,你说的话就没有人愿意听”。

不言而喻,当时的新兴国家当中,各方最为关注的是中国。

  开放融合在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的同时,当然也给地球村带来很多挑战,比如贫富差距扩大,全球温室气体效应严峻,以及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和对抗加剧等等。英国脱欧公投表明,一半以上的投票人认为,欧洲经济一体化给他们带来的损失大于收益,好处更少,负担更重。所以他们提出要去一体化。世界经济发展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和挑战,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全球化,而是缺少有效的全球治理的架构,缺少有效的宏观政策协调机制,缺少有效的公共产品供给体系,缺少有效的全球贸易投资开放的体制框架。

  将网络语言和文化、社会相关联的,还有李明洁。她对网络语言的研究天然结合了语言学和社会学的双重眼光,“网络语言的大量生成和传播是现阶段中国一个显著的语言事实和社会现实,不仅映射了社会的时代变革,还蕴含了大量民众的生活感受”。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G8一再邀请中国参与,但是中国始终保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一直到2003年,G8把原来仅邀请中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参与,提升为邀请最高首脑参与,胡锦涛主席也是从那时开始出席峰会的。

  因而,要使全球能够从开放、增长和发展中受益,必须解决好利益的均衡问题,需要完善全球治理构架,推动全球治理的改革。

  李明洁表示,由于网络还在不断发展,这个研究方向还不宜下定论,但是网络语言研究涉及很多内容,比如语言学、社会学、传播学等等,今后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现在一些传统语言学家对研究网络语言还是存在偏见,但其实我们研究网络语言就是在研究语言和社会的关系,如果将来有更多学者能够关心社会语言学,我相信语言学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功用。”申小龙说。

实事求是地说,即使参与了G8的有关会议,对于参加全球治理实践,中国还是一个后来者。

  G20作为开展全球治理合作的重要平台,有责任为世界经济实现强劲、平衡、可持续、包容性增长和发展做出努力。我觉得中国在G20框架下,对全球治理的改革有4个方面的协同,要有所作为。一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协同;二是全球贸易振兴的协同;三是全球投资协议的协同;四是全球价值链和产业合作的协同。

语言学家提醒不要让网络语言限制思维

回顾多年来的G20进程,明显地可以看出:

杠杆的支点在哪里

  “互联网是一个自由且多样化的空间,这为人们表达情绪和态度提供了便捷的载体”,所谓“好花须得好土配”,李明洁的话正是点出了网络对于网络语言发展的推动作用。申小龙也提到,一般来说,文字是记录语言的工具,但是由于中文汉字兼具形、音、义的特点,所以网络语言可以通过文字的“灵活组合”,达到千变万化的效果,这种由文字投射语言的案例,在全世界绝无仅有。

第一,G20会议议程有了较大扩展,已经远远超出只是聚焦于金融稳定这一职能,而是扩展到贸易、发展、创新等很多其他经济领域,甚至还包括安全事务。而本次峰会前期所达成的很多共识,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图片 4

  而说到底,文字变化越丰富,体现出的表达需要就越多,由此李明洁认为,网络语言其实是一场新的文明革命、人际革命的重要标志,“一些网络语言表达出的情绪和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某种社会心理状态,特别是社会情绪”,换句话说,网络语言凝结了人们对于当下社会现状的看法、情绪和诉求。比如,人们用“很傻很天真”来表达对道德滑坡的讽刺和悲哀,而“拼爹”“蜗居”等词语的背后,是人们对民生艰辛的感慨。

第二,每年所达成的承诺数量有了不小的增长,虽然G20的决定还不是非常严厉的刚性约束,但是即使是“承诺”和指导性意见,依然具有一定的规范和引导作用。

华民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

  申小龙也承认,新媒体和网络话语环境重塑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网络语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而且,网络语言具有很好的表达功能和交际功能,“只要实现了这些功能,它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提醒人们要警惕网络语言,“网络语言应该用来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如果一直重复使用一个词,就会限制自己的思维,也会使这个词变得格式化,没有了独特性”。

第三,G20实行轮值主席制,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一律有资格轮流担任。这已经远不像当年,仅是在G8首脑达成协议之后,才向新兴国家领导人传达。对此中国领导人严肃地提出过意见,才形成今天这样的平等交往的格局。

  我讲一个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第一个观点,什么样的货币可以成为世界货币?从1400年到现在,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谁能成为国际货币。一个货币能不能国际化,不是专家规划出来的,它是经济增长的自然结果。

阅读原文

归根到底,全球治理体系无论是创立、执行、调整、提升,都还离不开这样一种“三位一体”的状态。

  第二个观点,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基本条件是购买力。凡是没有购买力的货币就是交易头寸。购买力一要看钱出去了有没有商品收回。二要看能否实现资产购买。中国老百姓只买不动产,即货币换砖头。如果商品渠道、资产渠道都不具备,这个货币的国际化是很困难的。

记者|朱颖婕

首先是实力,这是任何国际竞争的条件下都必不可少的“自然之法”。不可设想,如果没有实力的增长,怎会有当年欧美国家领导人走马灯似的邀中国参与G8的情形。

  第三个观点,人民币加入SDR是否意味着人民币会自动成为国际货币。日元曾经国际化,但是随着它的产业空心化,没有金融渠道,它就被打回原形了。任何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向国际基金借钱,必须把日元换成美元、英镑和欧元。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货币加入SDR不等于它自然而然就成为国际储备货币。

来源|文汇报

其次是规范,这是任何全球治理都必须构建和执行的“当然之则”,如果没有国际规范制约,难以想象还有任何国际角色可以生存。

  所以我的结论,中国还是要首先解决发展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讲的对,发展是硬道理。搞经济不能总是靠杠杆,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有杠杆没支点,我们的支点在哪里?没有基础牢靠的实体经济做支点,所有的杠杆最终压死的都是自己。

编辑:文化 本文来源:G20取代G7(或G8)来协调世界经济,传统语言学专家难道真的要把网络语言当作一个学科方向来研究吗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